俄罗斯修宪的终极目标,是为了普京还是为了国家?

[摘要]调研显示,在修宪建议刚被提出后,有大约四分之三的俄罗斯民众支持修宪。但随着后续总统任期归零提议的通过,疫情加剧等状况出现,俄罗斯民众对于修宪的态度开始变得复杂和摇摆。

在2020年俄罗斯的国家议事日程上,有关宪法修正案的全俄公投是重中之重。7月1日晚间8点,为期一周的俄罗斯修宪公投结束。次日,俄罗斯中央选举委员会宣布,已完成宪法修正案全民投票全部计票,结果显示77.92%的选民投票赞成修宪,21.27%的人反对。俄罗斯总统普京曾不止一次表示,只有在获得投票民众半数以上支持的情况下,宪法修正案才会生效。

这是一场声势浩大的公投,就其舆论环境、筹备和监督工作的开展而言,不亚于一次总统大选。以俄罗斯国旗配色为基调的各种宣传标语、招贴画遍布大街小巷,各种媒体平台上都投放了号召人们参与投票的宣传广告,提醒人们投票的重要性。

从俄罗斯中央选举委员会公布的信息看,此次有关宪法修正案的投票率在65%左右。俄中选委主席潘菲洛娃认为,在俄罗斯当前的疫情形势下,这样的投票率是相当好的。俄联邦此前的历次总统选举投票率都没有超过70%,新世纪以来的历次总统大选投票率分别在69%左右,65%左右,和67%左右。2018年普京胜选的得票率在77%左右,而此次公投77.92%的选民赞成修宪。从相似的数据比例来说,俄罗斯的基本民意波动有限。

民生、精英、权力,修宪会影响的方方面面

这并不是俄罗斯联邦宪法确立以来首次对其中的条款进行修改或增补内容,此次修宪公投之所以有如此高的关注度和话题度,除了其结果将会使2024年普京是否有资格再次竞选总统一事尘埃落定,客观而言,此次修宪的内容的确会对普通民众多年来的诉求和关切产生影响。

俄罗斯国家杜马网站上对此次修改涉及的各条款内容专门列出对比表格。宪法中9个章节中的6个章节都被提出修改,分别是联邦体制、总统、联邦会议、联邦政府、法院和检察院以及地方自治,共涉及46项条款。

与民生最直接相关的部分就是社会保障被强化,体现在把有关最低工资、退休金和社会保障支付的规定作为新增内容写进宪法。最低工资将不得低于俄联邦最低生活支出;退休金制度中将引入指数化,每年至少调整一次;社会保障方面,除了保证相应的社保和专项支出,其它一些社会补助的支出也引入指数化。

毋庸讳言,对于普通民众来说,这些是最直接吸引其投票热情的内容,不过也有舆论指出,这些内容完全可以以单独联邦立法的形式实现,之所以被写进宪法,就是着眼于投票率。

不同于上述修宪内容对普通民众的影响,另外一些关键的修宪内容对所谓俄罗斯精英层来说,产生的影响就值得玩味了。根据新的宪法修正案,总统竞选人、参议员、议员、政府高官、法官、检察长、州长等等,这些“占据对保障国家安全和主权最关键位置的人”,不允许拥有双重国籍或外国永居身份,也不得在俄境外的外国银行开设或拥有账户和存款,在俄罗斯的居住年限不少于25年。这些规定对于早就诟病本国官员只会中饱私囊的俄罗斯民众来说,是回应了他们希望国家建设更清廉官僚体系的诉求。

事实上,早在2014年4月,普京就曾表态,政客和官员不应该拥有双重国籍。此次修宪,普京的这一主张得到落实。随着宪法修正案的生效,可以预见,未来一个时期内,俄罗斯官员体系会发生一定变化和调整。在3月份俄杜马审议修正草案时,已经有统一俄罗斯党议员提议在修正案生效后举行国家杜马(议会下院)选举,因此,本届俄国家杜马有可能提前结束任期,俄罗斯会提前举行国家杜马选举。

联邦议会系统、法院和检察院系统的职权在此次修宪中将得到加强。此前,这一变化多会被解读为削弱总统、总理的权力,但也有分析人士指出,鉴于俄联邦委员会(议会上院)对司法系统法官、检察官的提名只能根据总统的建议,这本质上是让总统可以影响司法系统。这些变化将会如何影响俄罗斯还需实践检验,但普京之后的俄罗斯权力运作体系一定会发生变化。

对于外国观察者来说,更加关注的是“俄罗斯国内法律高于国际法”、“捍卫历史真相”等内容被写入俄罗斯宪法。俄罗斯的这种做法,其实也是在当今不利的国际大环境条件下,对外部制裁、敌意的一种回应。在歪曲二战期间欧洲战场历史、克里米亚等问题上,俄罗斯不会做任何妥协。此次俄罗斯专门邀请了欧洲观察员团到克里米亚等地观摩修宪公投,此举还引发了乌克兰方面的强烈抗议。俄罗斯方面的态度坚决可见一斑。

2024之后,普京或许不在但他的框架会在

普京在年初发表的国情咨文中提出修改宪法。过去多年间,普京并不赞同对宪法进行修改。因此,在一开始,人们认为此次修宪带来的最重大变化,在于对普京离任后的俄国家权力结构体系进行调整。

然而,随着俄议员、人类第一位女宇航员捷列什科娃有关总统任期清零的提案一出,此次修宪公投似乎将成为俄罗斯人是否会接受普京参加2024总统选举的一次表态,其他的修改内容成为了一种“附赠”。

根据俄罗斯列瓦达中心的调研显示,在修宪建议刚被提出后,有大约四分之三的俄罗斯民众支持修宪,但他们的支持态度主要是基于普京提出的修宪建议中首当其冲涉及有关民生的问题。但随着后续总统任期归零提议的通过,疫情加剧等状况出现,俄罗斯民众对于修宪的态度立场开始变得复杂和摇摆。

一方面,一些民众在肯定普京过往执政表现的同时,对总统任期清零的提议存在敏感复杂的情绪,这种情绪甚至拖累了同期普京的支持率;但另一方面,疫情期间的隔离制度,使得反对派无法向民众有效传递反对修宪的信息,而俄政府在疫情期间出台的相关扶持性政策和补贴的发放,又在民众中赢回一些对修宪的支持。

有关2024之后俄罗斯领导人的问题,的确在俄国内外都引发强烈关注。俄国家杜马主席沃罗金、车臣共和国总统卡德罗夫等人的一些言论,很难说是社会普遍共识,但反映出一部分俄罗斯人的心理。2014年沃罗金还是总统办公厅副主任时,他那句“有普京——有俄罗斯,没有普京——没有俄罗斯”现已成为名言,彼时克里米亚刚被收回。如今,卡德罗夫在修宪公投期间,在自己的社交媒体平台发布视频,称应该选举普京为终身总统。

当然,如果细读新的宪法修正案,再次参选并非普京的唯一选项。根据新修订内容,卸任总统自动成为联邦委员会即议会上院终身参议员,并且“卸任总统拥有豁免权”被提升到宪法层面。

上述言论背后的逻辑与现实在于,尽管坊间流传甚广的豪言“给我20年,还你一个不一样的俄罗斯”并非真的出自普京之口,但不可否认的是,在普京掌权的20年间,相较于叶利钦的10年,俄罗斯今非昔比,强大的国家不只来自石油美元,也来自强势的领导人。在本国的沉疴旧患和对自身大国地位的执念之间,俄罗斯精英和民众需要作出选择。

沃罗金在最近的采访中说“普京之后还是普京”,意指未来不管是不是普京当总统,俄罗斯要想强大,需要按照普京搭下的框架走。经历此次修宪,普京在2024之后的选择并不单一,让体量如俄罗斯这样的国家平稳度过2024,并继续强大,才是修宪的终极目的。

(作者系上海社科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howps.cn